第707章 潘公子

香江有很多二代,总体素质来说,其实都还不算错。

比如说郑羽彤的大儿子郑加纯,小名叫做郑大.官,这个小名含义是老实、憨厚。

长大了后的郑加纯,虽然长得不憨厚,还有些丑陋,但骨子里还是和他老爹一样,是比较憨厚淳朴的人。

郑加纯最大的爱好就是去洗桑拿,嗯,是正儿八经的洗桑拿,蒸出一身汗来之后,他通常就会端着一杯茶,坐在吧台和别人聊天说话,跟寻常人一模一样,一点也看不出是千亿商业帝国的太.子爷。

同样差不多的还有李超人的大儿子李大超,这也是一个内敛踏实的大公子,一辈子老老实实的工作,从来没有绯闻,从来没有高调的时候,不能和他惊才绝艳的父亲相比,但绝对是一个守成之主。

李大超的弟弟却要差一些,做生意有点不择手段,不知道坑害了多少香江的投资者和股民,要不是李超人屡屡给他擦屁.股,估计这家伙早就不知道被别人弄垮到什么程度了。

更厉害的还要算何赌王的女儿何朝琼,这可是一位集美貌和智慧于一身的女人,川普的超模女儿,跟她比,连提鞋都配不上。

只可惜啊,这位何小姐婚姻失败之后,居然转而喜欢上了女人,实在是让人不忿。

前世她和张国容还传了一阵子绯闻,这一世张国容是再正常不过的纯爷们儿,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又有交集。

除开这些超一线的公子哥大小姐们之外,其实殷俊觉得,还有一个世家子弟,非常的不错。

他就是现在坐在殷俊面前,高高瘦瘦的帅哥潘笛生。

潘笛生的父亲是香江著名的钟表大王,多的钱没有,但三五亿港币的资产是有的。

可潘笛生并没有按照父亲的安排来做,从瑞士的钟表厂学习了回来之后,潘笛生没有想去接父亲的班,而是自己来搞钟表行,然后就一路顺顺利利,自己成了身家数十亿港币的大富豪。

而且潘笛生在生活上也是著名的人生赢家,杨子琼就是他老婆,后来还换了好几个老婆,又有不少的红颜知己。

别误会。

他和那些人渣富豪不一样,这个人是出了名的“风.流不下流”,就算是和他分手的女人,一般也说他的好,这一点就了不起了。

殷俊对他了解得很,原因在于为了力捧杨子琼,并且宣传自己的名牌、名表和珠宝,他居然一脚踏进了电影这个行当,成立了德宝电影公司,拍出了诸如《皇家师姐》系列的大卖电影,简直让人觉得这家伙什么都厉害的样子。

九十年代,因为香江电影行业逐渐衰退,再加上已经把杨美.女追到了手,潘笛生便果断的退出了电影圈,去经营自己的名牌、制衣、批发、零售百货等等行业去了,而在这些行业里面,他也获得了成功,在2016年左右,个人拥有资产就超过了40亿港币,殊为难得。

殷俊喜欢和潘笛生打交道,更喜欢和有底线有原则的人打交道。

潘笛生的德宝电影公司,做事情和生意都很干净,如果以后他们进入电影市场的话,殷俊说不定还能给他们一些支持。

嗯,前提条件是不要用那个卷毛,那种一心投奔英国爸爸的人,殷俊从来都是敬谢不敏。

卷毛和张亭坚还不一样,张亭坚是站在香江人的角度说事情,卷毛是一心骂内地。

说来也好笑,卷毛这么顽固的人,未来还会在内地的三四线城市大建电影院——大地影院就是他创办的。

不过今天潘笛生来到殷俊这里,却不是为了电影剧本,而是为了他的本职工作。

“俊少,你觉得现在香江的名牌文化怎么样?”潘笛生一上来就推销自己的想法。

“我对穿戴是没什么讲究的。”殷俊笑道。

“你这样的想法不对。”潘笛生也是胆子大,直接否定殷俊的说法,“你是一个身家50亿的超级富豪,如何穿戴装扮,都是很讲究的。你如果是玉树临风、充满着贵族的气息,和别人谈生意,都能获得更多的优势,不是吗?”

潘笛生的说法,倒是“人靠衣装”的典型说法。

在乔帮主、马耘、雷布斯他们横空出世之前,这个说法是非常靠谱的,否则也不会那么多做生意的去买大奔驰充门面了。

但殷俊有了上述几位牛人的熏陶,再加上自己本来就不喜欢什么交际应酬,对于这样的表面功夫,也不是太在意。

当然了,这并不是说,殷俊穿衣服什么的就非常的邋遢。

别看关芝琳年龄不大,可是穿着品味却非常的好,经常给殷俊买不少的衣服,还有手表鞋子什么的都买,不算太贵,可看上去很是清爽。

赵雅之也知道殷俊的喜好,所以这位大美.女给自己的情郎买衣服什么的,也是挑着清爽格调的来选。

有着她们的帮忙,殷俊自己倒是省下了功夫。

不过潘笛生说得其实也不错,他的名表珠宝店开起来之后,殷俊还是可以经常给乐姐姐、自己的女人们,几个小妹妹买点东西的,这些可无论是什么样的女人,都会喜欢。

“那等到我有空了,就去潘先生的名表珠宝店逛逛,选点东西。”思量过处,殷俊这样说道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要开名表珠宝店!?”潘笛生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这下子轮到殷俊尴尬了。

不对啊,这哥们儿不是就今年开的名表珠宝店吗?这都快12月份了,还没开?

遇到这种场面,殷俊还是很能应付的,“哦,潘公子你的父亲不就是干这个的吗?现在香江也有不少人这么开店的。我还以为你是因为自己要开名表珠宝店,所以找我来想要再麒麟卫视打广告呢!”

他这么说,潘笛生倒是微微点头,但还是强调了一下:“俊少,我要开的名表珠宝店和他们的可不一样,他们的什么都在卖,我打算只卖最精品的东西。无论是名表还是珠宝,都是如此的。”

潘笛生的名表珠宝店要卖什么,殷俊比他自己都还要清楚一些。

表面上殷俊还是点头称赞,“不错,和别人的区分开来,专心服务香江的富豪阶层,提高自己的档次,也从而宣扬自己的名气,这是一个好想法。”

殷俊随口的一句话,让潘笛生心中暗惊。

他心想幸好殷俊做这么大的买卖,对于这个名表珠宝店没什么兴趣,否则依照他这么敏锐的观察度,我自己还做个屁啊。

“俊少所想的,和我想得差不多,我们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。”潘笛生一句话带过,开始讲起了自己来此的目的,“他们都说俊少你在写剧本和写歌词方面,有着最顶级的能力,但我觉得他们还小看了你。你如果把才智用在广告方面,一定也是天下一流的。‘钻石恒久远,一颗永流传’,这样唯美的广告词,你说还有第二个人能写出来吗?”

既然知道他没开店,再加上提及这个广告,殷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,“潘公子是想要买一句广告词用?”

“对,如果俊少你还能想出来的话。”潘笛生毫不犹豫的道。

“但价格可是1000万。”殷俊提醒他道。

“没问题!”潘笛生眉头都不眨。

殷俊不觉好奇起来。

他可是知道的,潘笛生做名表珠宝店,向父亲借了100万美金,这就是他所有的资金了。

100万美金不过460万港币,哪里够?

见到殷俊不相信的样子,潘笛生缓缓的道:“不过我现在没有那么多钱,能不能请俊少宽容一些日子,我分期付给你?”

“此话怎讲?”

“我今天就给俊少你100万,下个月再给你100万,如此到明年四月的时候,我最后一笔付给你500万结清。”潘笛生道。

“好!”

“我……呃!?”

潘笛生睁大了眼睛,第一次的失态,“俊少你……你答应了?”

殷俊点头道:“潘公子年少英才,我很看好你的想法和干劲儿,支持一下也是理所当然的。”

少年说话的时候,有点长辈对晚辈的意思,但潘笛生丝毫没感到不忿,没有几个人能和殷俊相提并论,连他父亲都没有资格,人家这么说,那是有着底气和资格的。

殷俊这么大方,潘笛生也爽快,直接拿出了支票簿,签了100万的支票,递给了殷俊:“俊少,这是定金!你看两周之后能不能拿到广告词?我们准备圣诞节开业,还需要做不少的准备。”

“不用,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。”殷俊拿着支票,和声的道。

潘笛生一副日了狗的表情,心想难道你真是天才,连1000万一句的广告词都有存货?

更受打击的还在后面,因为殷俊继续在问了,“你想要贵族气息浓厚一点的,还是浪漫气息浓厚一点的?”

潘笛生脑门上青筋直冒,他只想说“你都给我吧”,可包里哪里有那么多钱?!

长出了一口气,潘笛生道:“我希望浪漫的,配合这个圣诞开业新年气氛的。”

“好!”

殷俊微微颌首,缓缓的说出了广告词:“不在乎天长地久,只在乎曾经拥有。”

“不在乎天长地久,只在乎曾经拥有。”

“不在乎天长地久,只在乎曾经拥有。”

“……”

潘笛生老半天都陷入了重复循环念这句广告词的状态之中。

等到他回过神来,望向殷俊的眼神就越发的复杂:“俊少,我潘笛生很少服人,在此之前我就佩服你,现在更是如此!香江第一天才,您当之无愧!”

“客气了。”殷俊笑道,“潘公子刚才说了那么久,你的店铺在哪里?到时我让嘉慧去捧捧场。”

“在中环置地广场。”潘笛生道,“我刚刚租赁下来,还没有开始装修,圣诞节那天才开业。到时候关小姐过来,我一定给她一张最优惠的贵宾卡!”

回答了问题,潘笛生忍不住问殷俊道,“俊少,我们什么合同都没有签,您就这么把这句价值1000万的广告词给了我,您不怕我赖账?口说无凭啊!”

“潘公子你不止100万那么廉价。”殷俊顺口回答道。

“呵呵!”

潘笛生笑了起来,对于殷俊的夸奖,他感觉有些骄傲自豪。

他出身于富贵的家族,这样的二代把脸看得比钱重要多了。

别说面对的是殷俊,就算是一般的人,他也真没有赖账的想法,他潘笛生是干大事业的人,丢不起那个脸!

“俊少……”

笑过之后,潘笛生又正色的道:“您刚才说,还有一句比较贵族气息浓厚的广告词?”

“嗯,这个广告词比起你现在得到的这句,适用范围就只有一个品牌。”殷俊道,“它就是百达翡丽。”

潘笛生家里就是经营钟表行的,他大学毕业之后,又专门在瑞士学过钟表的装配和维修,当然对于百达翡丽这个“世界第一名表”品牌,非常的了解。

稍微琢磨了一下,潘笛生便道:“我现在的资金不够,而且连续用这么经典的广告词也是浪费。如果有人向俊少也买这句广告词的话,俊少那时候能不能通知我一声?”

“行!”

殷俊爽快的答应了。

潘笛生说是说得大气,可走的时候,还是很规矩的立了合同。

别人信任你是一回事儿,但你自己懂不懂事儿,又是另外一回事儿。

殷俊也不是什么人都信任的白痴,他敢这么提前就告诉潘笛生广告词,是因为现在自己有拒绝意外的能力。

潘笛生敢贪.墨了这句广告词,那么殷俊有上百种办法把他们潘家弄垮,直接送监.狱里面去。

相信潘笛生也知道这一点。

但无论如何,这一次的合作,在两人来说,都是非常愉快的。

潘笛生也就是资金不够了,还有就是殷俊的身份地位和一年前完全不一样了,根本请不动,否则潘笛生还真敢学郑羽彤,用200万请殷俊帮忙把广告宣传给策划出来、广告拍出来。

喜欢重生之最强人生请大家收藏:()重生之最强人生新更新速度最快。